全国政协委员袁靖:推动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体系化建设

作者:发布时间:2019-03-07 09:53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3日讯 自2009年开始,依托重要大遗址建设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已成中国故事的综合性载体和多样化形式。两会召开之际,针对如何进一步做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袁靖带来了这样一份准备已久的提案。

  在袁靖看来,当前我国已有的考古遗址公园新模式,虽然很好地协调了遗址保护与展示利用的关系,解决了长期以来遗址保护尤其是大遗址保护之困局,且国家文物局《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展报告》对成绩、问题和发展方向,也已有非常完整和明晰的阐述。但在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中,依然存在以下三个主要问题,即缺少法规政策支持、用地问题没有解决、没有体现考古遗址公园的特色等。

  “国家遗址公园建设需要考虑文物本体和周边环境的整体性,解决园区内的人口搬迁、产业布局等问题,涉及文物、自然资源、财政、发改、住建、文旅、教育等诸多部门,但《文物保护法》及《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均缺少相关规定。”袁靖说,“各地所依据的仅是国家文物局的相关规范、管理办法及技术标准等,由此造成各种规划不能有效衔接,相关部门难以形成合力。”

  而在用地方面,2017年公布的《土地利用现状分类》中缺乏专门的“文物古迹用地”。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土地不论是作为风景名胜设施用地,还是公共管理与公共服务用地,均被列入了建设用地范围,要调整为建设用地,将大量占用用地指标。“而地方政府在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时,将农民集体所有土地征收为国有、但仍保留农用地性质而不转为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处于停止状态。”袁靖这样谈到。

  可以说,考古遗址公园是一张特色鲜明的文化名片。但在袁靖的调研过程中发现,有的考古遗址公园建成以来,考古科研便陷入停滞甚至终结,特别是考古发掘不再具备必要条件。“由于对整体布局认识不清,文化内涵掌握不全,因此其文化遗产展示也缺乏科学基础,致使展示内涵不够丰富、扎实、前沿。而展示方法和手段僵化、固化,缺乏创新、个性。这样就淡化了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初心’,将考古遗址建设成一般的城市公园”。

  另据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8年10月国家文物局发布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8月,国家文物局已评定公布20个省36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总面积达61万公顷;另有24个省67处考古遗址公园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2014年至2016年,前两批24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共支持开展考古及科研项目207项、学术活动365项,形成研究成果630项,其中考古发掘报告或简报48项。然而,很多遗址仍未完成系统考古调查、勘探和测绘工作,特别是对气象万千的地下不甚了了;考古工作和遗址保护、公园建设“两层皮”现象仍然存在;考古和研究成果对遗址展示利用的支撑作用不明显。

  对此,袁靖提出四条建议。第一,建立国家遗址公园体系。建议国家发改委及相关部门与文物部门要研究设立国家遗址公园体系,采取中央和地方合作共建模式,建立统一、高效、规范、可持续的文物资源保护利用制度。第二,进一步明确考古遗址的土地政策。自然资源、文物部门应利用“多规合一”,进一步加强空间管控。第三,做好考古遗址公园的规划、发掘、研究、展陈工作,真正做到“让文物活起来”。第四,加大经费支持力度。建议发改委将考古遗址公园、国家遗址公园列入到国家重大项目范畴,增加国家重点专项经费中大遗址、考古遗址公园的支持力度。

推荐产品
推荐新闻: